長安網群
總網滾動

火車票“買短乘長”是不是犯罪?司法如何界定?

2019-10-18 11:48:30來源:檢察日報  責任編輯:王丹

  隨著高鐵的普及運營,“買短乘長”現象日益凸顯,不僅影響鐵路運行的管理秩序,而且造成承運方的財產損失。“買短乘長”已成為新聞關注的熱點,對該行為的定性也成為學界和實務部門研討的話題。

  基本案情:2019年4月29日,某次列車的乘警在對乘客車票例行查驗的時候,發現了一名男子疑似逃票人員,其購買的是甘肅蘭州到天水的火車票,只有1站地,但列車已經過去天水6站。盤問之下,該男子交代自己準備在山東濟南下車,經進一步調查,發現該男子自2017年以來共惡意逃票68次,逃票金額合計7783元。

本期研討問題

  “買短乘長”行為罪與非罪界限

  “買短乘長”犯罪行為定性問題

  “買短乘長”案件的處理方式

分歧意見一

屬于違約行為,不宜作為犯罪處理

  董金明

  筆者認為,“買短乘長”區間逃票行為屬于違約行為,不宜作為犯罪處理,具體理由如下:

“買短乘長”的逃票、超乘行為是一種運輸合同違約行為。

案例中的行為人與承運人的客運合同關系自取得客票時即成立,客票上記載了貨運關系的時間、起點、終點等內容,其“買短乘長”逃票超程的行為是一種不按客票上所記載的內容履行合同的違約行為。對此,經營管理者可根據合同法第294條的規定,按照規定加收票款或拒絕運輸。

“買短乘長”的逃票、超乘行為不宜認定為犯罪。

以“買短乘長”方式逃票,雖然可累積達到數額較大,但行為人主觀惡性一般較小,其行為并未嚴重擾亂市場秩序。需要注意的是,行為人多次逃票之所以能夠完成,有其貪圖利益的原因,但管理者存在的制度漏洞,管理人員怠于履行職責也是重要原因。從刑法謙抑性角度來看,應當對該類行為審慎入刑。可依照治安管理處罰法作出行政處罰,另外,《鐵路旅客信用記錄管理辦法(試行)》第6條的規定,對無票乘車、越站乘坐且拒不補票的納入鐵路旅客信用信息記錄管理。

預防和制止“買短乘長”惡意逃票行為應從制度源頭著手。

實踐中,大多數選擇“買短乘長”的旅客在上車后能正常補票。對于這些“買短補長”的旅客,顯然不適宜采取法律手段。因此,鐵路部門必須進一步健全完善相關管理制度。檢察機關也可以通過對個案處理的監督,以檢察建議等方式建議鐵路部門細化補票管理機制,完善乘客合同違約責任追究的執行,同時利用宣傳手段強化乘客法治意識,實現源頭治理。(作者單位:濟南鐵路運輸檢察院)

分歧意見二

實施欺騙行為構成詐騙罪

  李猛

  筆者認為,“買短乘長”的行為構成詐騙罪,理由如下:

欺騙行為是讓相對人陷入錯誤認識繼而實施處分行為的主要動因。“買短乘長”等區間性逃票行為中,行為人隱瞞了其不想支付相應區間客運價款這一主觀目的,通過“買短”等方式假裝具有支付全部客運價款的意思表示,符合事實欺騙的特征。

▲其次,鐵路運輸企業產生了錯誤認識,并對此實施了處分行為。

在“買短乘長”模式中,鐵路運輸企業基于行為人購買了全程車票這一認識錯誤而處分了財產性利益,在此過程中,行為人采取逃避檢查或者利用鐵路運輸企業管理上的漏洞偷逃相應費用,致使鐵路運輸企業提供了相應的服務而未收到相應對價,從而遭受損失。

  本案中的運費請求權能否成為詐騙罪的犯罪對象,刑法學界仍存有爭議,筆者認為,詐騙罪保護的法益應當包括財產性利益。鐵路運輸企業運費請求權屬于財產性利益,這種財產性利益客觀上具有經濟價值,符合詐騙罪侵害的法益。

  事實上,區間性逃票行為構成犯罪在域外法上也有類似規定,例如瑞士刑法第150條對逃避支付相應價款的行為設置了“逃避支付罪”。在德國,逃票者可能因為涉嫌違法而受到指控,尤其是逃票慣犯,德國認為逃票屬于“利益欺詐”的違法行為,根據德國刑法,逃票行為理論上可以被處以最高一年的監禁。在日本,相關判例也認為,行為人逃票乘車沒有告知鐵路運輸企業真實意圖因而構成詐騙罪。(作者單位:成都鐵路運輸檢察院)

分歧意見三

具有秘密竊取屬性構成盜竊罪

  陳賽

  筆者認為,“買短乘長”逃票行為構成盜竊罪,理由如下:

▲一、行為人非法占有的對象是在無票區間享有的、鐵路部門提供的有償服務。

這種有償服務的特點是:

(1)有償服務是盜竊罪的犯罪對象。

有償服務是一種財產性權益,區別于有形商品的一類服務性商品,其本質上與有形財物一樣具備價值性,屬于盜竊犯罪的對象。

(2)“買短乘長”行為竊取的價值等同于無票區間的車票費用。

鐵路公司面向社會公開發售車票,付款購買相應區間的車票即等同于購買了該區間鐵路公司的運送、餐飲等服務,票款等同于服務價值,無票區間的票款等同于無票區間的服務價值。

▲二、行為人非法占有無票區間的有償服務,采取了秘密竊取的手段。

“買短乘長”行為一般有只買前頭票、購買兩頭票等方式,其行為包含進站、無票乘車、出站三個核心部分。綜合考察,行為人非法占有無票區間的有償服務,竊取行為發揮了核心作用:

(1)進站過程。

行為人由于購買了車票,不會受到鐵路部門的攔阻,只是以非法占有為目的,準備實施盜竊行為。

(2)無票乘車。

這是行為人完成非法占有最核心的過程。此時行為人在無票情況下,在列車上需要面對乘務員的檢查等風險,在這種情形下,行為人往往采取躲藏進衛生間或臨近車廂、佯裝打電話離開現場等方式逃避查票。相對檢票人員來講,這種躲避行為顯然是難以被發覺的秘密竊取行為,行為人正是通過這種行為無償享受到了無票區間鐵路部門的有償服務。

(3)出站。

出站一般有兩種方式,只買前頭票的行為人一般緊隨人流出站,這種行為系躲避檢票的秘密行為。兩頭購票的行為人“正大光明”出站,但此時盜竊行為已經完成,其不是基于“欺騙”了出站口檢票人而實現了無償乘車,而是通過“欺騙”行為避免了竊取行為完成后自己被查扣、發現。行為人之所以能夠無償占有無票區間的有償服務,不是基于在出站口“欺騙”檢票人,而是基于在無票區間的竊取行為。

▲三、長期、多次“買短乘長”,盜竊數額應當累計計算。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盜竊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規定多次盜竊構成犯罪,依法應當追訴的,應當累計其盜竊數額。這一意思雖然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盜竊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中未予明確,但法理精神可以參照。需要注意的是,“買短乘長”行為一般具有存續時間長、次數多、數額小的特點,不宜根據刑法第264條的規定直接以“多次盜竊”入刑,必須綜合考慮總數額、總次數等情節,次數少、總數小的,屬于“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不認為是犯罪”的情形。(

 友情鏈接

/ Links
310v大赢家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