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安網群
總網滾動

臺上局長臺下“路霸” 賴重飛“飛不過”掃黑除惡這一關

2019-10-18 11:19:13來源:新京報評論  責任編輯:王雅妮

    “今天限重55噸,車頭綁毛巾”,交通管理豈能不靠法律靠暗語、不靠執法者靠“小弟”?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重車過從化。”在原縣級市從化市、現廣州從化區,當地貨車司機們口中廣為流傳的這句順口溜,生動而精確地勾繪了從化交通執法局原局長賴重飛與他的“黑色交通江湖”。

  近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的一篇《副科級干部變身黑老大 整個交通系統成“黑社會”》,將賴重飛的“黑色交通江湖”帶入公眾視線——他以從化交通行業黑老大之身,把持、笑傲“江湖”多年。

  賴重飛的“涉黑史”,也是從化“黑色交通江湖”發展史。據官方披露,賴重飛通過行賄等方式,攀附上頂頭上司交通局局長鐘繼陽,成為鐘繼陽的“干兒子”,并如愿坐上了從化交通執法局局長的位子。

  此后他就開始了在所在地盤長達十幾年的“只手遮天”:他2005年利用主管改制工作之便,通過出函威脅、煽動司機靜坐、針對性設卡查車處罰等“黑手”,逼退國企(以市場價1/3的價格轉讓),壟斷當地66個線路的客運經營;2013年成立“貨物運輸協會”,并強迫從化所有貨車入會,每年交納數萬元會費,“今天限重55噸,車頭綁毛巾”——司機們收到的信息就是當日“免檢令牌”。

  而不諳“規矩”的“野雞車”只要進從化地界,等待他們的就是騷擾、刁難乃至重罰——賴重飛雇傭的社會人員會在各個路口蹲點盯梢,私設關卡和地磅;還有穿著制服的小混混跟當地交通執法局搞“聯合執法”。左手持權力、右手涉黑惡,整個從化交通系統,都被賴重飛的地下組織控制。

  臺上局長、臺下路霸,只手遮天、黑白通吃,還仰仗著交通局長的“干爹”……電視劇里的情節發生在了現實生活中,還是個長達十幾年的“泡沫劇”,實在讓人觸目驚心。這么惡劣的行徑,在“有黑必掃,除惡務盡”的當下被納入掃黑除惡射程,涉黑團伙被一窩端、72名責任人被追責,自然也是題中之義。

  但留給我們思考的是,為什么這么“黑”的團伙,可以為非作歹多年,以至于賴重飛還能從交通執法局長順利調任呂田鎮鎮長——直到一個充當保護傘的從化區民警被查處,才牽出賴重飛一伙?難道一系列監督約束程序在當地成了“真空”?

  這其中,自然有貪財者為“分一杯羹”同流合污;也有懼惡者不敢招惹是非……這些都是人性的弱點,但如果對干部的管理和監督制度無法與人性弱點抗衡,無法獨立發揮作用,也就意味著“局域氣候”還有很多人治的成分,“法治生態”滲入得還不足。有個細節是,2015年賴重飛想提拔兩個干部,自己發文、自己任命,上級單位居然毫不知情。

  這種“人治”,會導致自我凈化能力的失效,在交通執法系統產生的破壞力尤其大。類似的案例是,2018年哈爾濱一連查處了122名為大貨車充當“保護傘”公職人員。交通執法領域,與來往車輛打交道,存在大量的灰色利益空間,在執法力度上也有些自由裁量權。在以往的從化市,罰與不罰、罰多罰少,基本上是賴重飛說了算。“金口一開,財富自來”,再加上他本身便是貪得無厭之輩,發展到這一步,也就不奇怪了。

  要杜絕此類惡霸為害民眾、污染政治生態,還得執紀執法、監督約束靶向發力,尤其是盯緊與錢打交道的關鍵部門、問題多發的關鍵領域,加強巡視巡查,實現問題線索清零;在此之外,交通管理部門也要通過執法留痕機制與監督常態化機制等進一步規范執法,以法律和制度的剛性約束工作人員,讓執法者本身“有法可依”,讓執法過程“依法而行”。

  交通執法部門不是為了“創收”,而是為了維持交通秩序、保障公共安全。改變“管字當道、罰字當頭”的執法理念,以法治代替人治,從化才能真正告別“黑色交通江湖”。由此看,賴重飛案雖已塵埃落定,但其教訓仍需吸取。就防止行政生態畸變的角度講,此案值得反思的地方還有太多。(伯揚)

 友情鏈接

/ Links
310v大赢家足球比分